茶芸蔚

【底特律/警探组】RK800才不当你家保姆呢

数字五南极刀客:

随便写个小段子,游戏我还没噶完,可能会很OOC且没有科技常识,但是……


冷血无情小可爱康纳x傲娇老父亲汉克


超!级!好!吃!


AI和人类的cp我噶一辈子也噶不腻嘻嘻嘻


———————↓激情创作,没捉虫,OOC慎入,BUG慎入,恋人未满【what】,大约是发生在游戏世界线内的某个时刻↓———————————————————————


只要是不想离开底特律,早晚你的人生都会被安卓入侵。


汉克·安德森抚平了过去留下的记忆,逃开了被仿生人抢走工作的厄运,怀了一颗‘对安卓高度敌对’的脑子,磕磕绊绊的活着,终于在2038年还是一头撞上了仿生人的枪口,康纳,RK800,真是见鬼。


在遇到康纳之前,汉克可是一直吹嘘自己的好运呢,既没有被异常仿生人袭击过,也没有被惯出好吃懒做的毛病。哦,康纳对后项可是持有反对意见,汉克还记得康纳第一次站在自家门槛前,那张机械乳胶塑料脸上挤弄出来的表情,微妙,诧异,惊讶,欲言又止,隐隐约约还能看出点担心。


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塑料人啊,汉克哼了个鼻音,瞅着安卓太阳穴上的小蓝圈黄了又蓝,可康纳没说话,也没进去,汉克怀疑他是在算自己的行为模式——要不要走进这间充斥着垃圾,臭袜子和披萨饼盒的房间,这没有意义。


“好了,这就是我家,爱进不进。”


汉克绕过康纳先进去了,如果说安卓会对人类进行‘数据分析层面’上的试探,那他也会试探康纳,基于人类的那愚蠢冲动傻X的情绪。


“康纳,是你说你要来的。”汉克叉着腰站在卷边儿露着弹簧的沙发旁边,“我真是没见过像你这样出尔反尔的仿生人。”


“我没有撒谎。”


不知试图在辩解什么的康纳走进这垃圾场似的屋子,甚至关上了他背后的房门,大义凌然的用自己被哪个操蛋设计师指定的超性冷感嗓音,对撑着沙发背看他好戏的人类探员说到。


“出于对你的关心,安德森副队长,我建议你还是购买一部家用……不,当我没说过。”


“你想说什么,康纳。”


“请不用介意。”


“哈,我介意。你刚刚是想让我买个什么的,我没猜错吧?”


汉克当然不会猜错,毕竟他还曾经是个超优秀的探员,所以,哇喔,他知道康纳在犹豫了,但想到康纳那超高精尖的型号,犹豫似乎不该是他脑芯片里该有的情绪。


汉克低头环视了一圈自己烂糟糟的房间,挑眉,盯着康纳脸上不停闪烁、变换色调的光圈。


“你想让我买个家用仿生人吗?”


“我……”


康纳张了嘴,卡顿了三秒钟吧,这短促的三秒内,汉克就不错眼珠的看着这仿生人的面部肌肉随着他藏在塑料躯壳内的情绪逻辑发生变化,那都是些微妙短促的表情,流星似的划过康纳冷湖色调的虹膜,最终再次恢复平静。


“我想你并不需要另一台仿生人,汉克。”


康纳说完这句话,合了嘴唇,转身走到墙角,拿起相对于满屋子垃圾、异常空荡的垃圾桶,然后,他走到厨房拿起一个空啤酒瓶放进垃圾桶,接着,又拿起第二个,第三个……


“不不不,康纳,停下。”


汉克在自己能理解自己想干嘛之前跑过去,一把抢走了康纳手里的垃圾桶。康纳的小光圈又开始不稳定了,他诧异的看着汉克,如惯常情况下很不懂自己又在哪惹了汉克的愤怒。


“反正,你不许做这个。”


汉克伸出自己卡着机油的糙手,戳了把眼前这台从头到脚就精致的像个俄罗斯瓷娃的安卓。


“你制造出来又不是为了干家务,康纳,我不需要你干这些活儿。”


这也不算是什么冲突,对吧。这不过安卓和人类的价值观差异罢了。


在某次公务结束后,汉克自行把车开回了自家门口,让他的跟屁虫安卓、康纳第二次走进自己的家。回到同样的地方,康纳自然又开始场景重现,试图就上次自己的行为向汉克表示歉意。汉克阻止了他,因为问题并不在于‘谁触了谁的霉头’,汉克只是不喜欢康纳去做那些普通仿生人会做的事,收拾家务,洗衣服,什么鬼的,他不需要这种‘康纳’,他也讨厌康纳认为自己把他和其他的安卓混为一谈。


康纳是不一样的,汉克由衷的认为,而他作为常年和仿生人案件打交道的人,清楚当一个人类开始产生‘待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仿生人是与众不同的’,这种特殊性的情感,意味着什么。


从物件到灵魂,精神层面的挣扎是仿生人和人类都必须面对的抉择。荣幸的是,汉克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至于康纳……谁知道康纳会怎么想?这个高级仿生人安装的是颗高端处理器的‘脑子’。汉克的脑子?里面塞的是酒精和胆固醇。


不过康纳很好的理解了‘汉克不需要我表现的像台保姆仿生人’,如此的需求。并且,很好的将这种善意,运算汉克的自掘坟墓。


“那么,汉克,我希望在晚餐前,你能整理一下你的家务。”


这次,轮到汉克对康纳眨巴自己闪满诧异的老眼珠了。


“啥?你再说一遍。”


“整理房间。”康纳背过手,笔直的站在垃圾场中间,口吻比发号施令只稍见婉转一分,“如果你不想我做家务,就请你整理自己的房间,汉克。”


“康纳,你在说什么?我们原本的计划不是看电视喝啤酒吃个晚……”


“我可以为你提供一套简单有效的整理方案,我将扫描整个房间的结构,并……”


“什么?不!你他妈……不!”


汉克的屁股再也没法黏在沙发上,飞步站起来,他挡在康纳的面前,按住这仿生人准备走开、扫描全景的肩膀和身体。康纳再次停下,站回汉克的面前,抬头看着他——当仿生人在你面前凝视你的时候,你总会觉得他们是需要一个指令——汉克叹了口气,他清楚自己的肥肉不是康纳透视功能的对手,而康纳在等待的也不会是一个命令。


“别扫描我家,康纳。”汉克缓声说道,“这里又不是犯罪现场,这里是我家。”


“我知道,但凭这里的凌乱程度计算,我认为这两者间没有太大的区别。”


“哦,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可大了。”


“例如?”


汉克转了转眼睛,半刻的思考后,发现自己拿不出太多理论能战胜康纳的理智。于是他开始耍无赖了,所谓讲理不过就胡搅蛮缠,人类的本能。


“反正,这是我家,我说的算。”他放开搁在康纳肩膀上的手,转身跌坐回沙发深处,“何况你又不是个家政机器人,康纳,为什么要关心我家的卫生。”


“我确实不关心你家的卫生,汉克,如你所说,家务不是我的功能范畴。”


“所以……”


“所以,首先,我关心的是你本人的健康情况,汉克。”


康纳微妙的冷静平衡在面无表情和温柔之间,顺便,他又开始自主走动了。


“其次,我不是你的家政仿生人,你也没权利命令我停止我的扫描功能。”


“哦!不!”


太迟了,康纳绝对是已经开始扫描了,汉克盯着仿生人疯狂闪烁的光圈,手捂上脸,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扒光了内裤。


半个小时后,汉克被在他房间里走来走去的仿生人逼迫着开始整理家务,至少,把康纳上次没干完的事情做完吧,倒垃圾又不是什么可耻的工作。心里如此认为,嘴上还在嘟囔脏话的副队长在仿生人下楼,再次溜达回自己客厅,从自己面前径直经过的时刻骂了个FUCK。


“那什么,康纳,你还在收集我家的信息吗?”


“是的。我想这些信息对保持你我间相互理解和信任,有非常裨益的用途。”


“操蛋的,我命令你给我停下!别再扫描我的房间了!”


汉克气愤的叫住开始翻自家旧杂志的康纳,仿生人不为所动,眼皮都不抬的拒绝了。


“我说过,汉克,你没有任何权利来命令我。”


“那我就没个法子叫你停下做某件事了?”


“哦,我想……是有的。”康纳放下手中的电子杂志,机械扭矩的眸子再次对上汉克的脸,“作为朋友的角度,你可以请求我不要这么有做。”


“求?求?不!我是说我他妈……!”


“重点是——以朋友的角度。我刚刚也说了‘请’字,汉克,请你整理自己的房间,汉克,你现在就在这样做了。”


“哦,见鬼的安卓,朋友,朋友……哼,如果这就是你追求的怪想法……”


系上手里的垃圾袋,汉克试图把自己的愤怒也假装都塞在垃圾袋里,去丢出大门口。他可真生气了,大步流星快冲到屋外的时刻,却没料见脚下落单的玻璃酒瓶,差点把自己绊了一跤。垃圾袋滚出了屋门,落进杂草丛生的源自,而毫无疑问,汉克还在屋里,因为康纳拉住了他,像是早有预算过他会因为情绪起伏把自己摔出门去。


“别激动,汉克。”


康纳拉着汉克的衣袖,歪头观察起汉克的表情,这种观察又和他扫描房间的机械化操作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康纳眨了眼帘,或许是因为康纳能被称之为‘目光’的扫描仪器在它专注的运转期间毫无道理的飘开了视线,总之,这些浪费能源的小动作搞得汉克心烦意乱,他从仿生人紧握的手里睁开自己的手臂,他的气恼变了角度,冒出莫名其妙的火花。


“我,我猜我并没有激动,康纳。”


“哦,但你的血压上升了15%,心跳频率也超过了每分钟65下,情绪分析为羞耻和……”


“喂喂喂!”


自己早晚会被仿生人气死的,汉克脑袋上的糙毛再次跟着鸡皮疙瘩炸起来了,转身就捂住了康纳的嘴,恶狠狠的瞪他,像是手里有把刀也会插进康纳的眼球。


“别他妈来扫描我!知道吗!你真会惹我发火!”


康纳的眼睛瞪大了,慢慢的点头,还好,标刻了混乱情绪的光圈疯狂的运算过后,到底是没飞奔堕入红色——超信任自己了,汉克,管管你的手和脑子——汉克松开了手,耸肩关上了还敞开、任夜风乱灌的屋门。


“这晚上真够闹腾了,康纳,我们说好来干什么的。”汉克自言自语着,“我饿了,叫个披萨吧。”


康纳没订披萨,显然,他确定汉克的自言自语里还有掩饰的成分。


“承认和安卓成为朋友会让你很害羞吗?汉克。”


“不……当然没有!”


“那你是在害羞什么?”


“我说了,我没有。”


“可数据证明……”


“如果你在胡说八道我就锤爆你的狗头。”


汉克的粗口说的有气无力的,动静还没他肚子里的咕噜声大。


“别再给我搞那一套数据分析了,康纳,就算你依旧在扫描我,请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告诉我。”


康纳沉默了,又过了十几秒,他走到汉克对面,道歉,真诚的,至少是人类肉眼能辨识的那种真诚。


“我不会再说了,汉克,但我也不想对你撒谎。在某些情况下,这两者会成为矛盾,你明白的,对吧。”


“哦,你啊,你真是的……”


汉克瞧着这个安卓,感慨颇多,却一时也无法疏通循环在康纳思维处理系统内,此类复杂的问题。于是他拍了拍身旁的烂沙发,示意康纳坐下,在怀疑康纳是否会嫌脏的中途,康纳坐下了。


“人类在想不通的时候就会放弃思考,短暂的,你得学会这个,康纳,给我想点别的。”


“我想我做不到。”


康纳的双手放在膝头,挺着后背,肢体语言比脸上的表情更近似紧张。


“我不能放弃去理解你是怎么看我的,汉克。你对我很重要,你对我的情绪反应也很重要。加之,是你把这个问题复杂化了,我需要弄清它的结论。”


“我?我怎么把你复杂化了。”


“你的情绪很复杂。”


汉克敢肯定自己的想法都被这该死的安卓看穿了,可见鬼,康纳的LED 光圈闪烁正常,他还不懂人类所谓‘朦胧’的趋向——这就像是你给一个孩子无价之宝,对方却因为懵懂,握住你已经赠予他的宝物,质问你爱不爱他——真有趣极了。


“我就是不能阻止你停止思考,康纳?”


“是的。”


“行吧,行吧。”汉克投降了,他就是拗不过康纳,“如果我给你一个答案,你能停止这些糟糕的思考,给我叫份外卖吗?”


“要是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话,汉克,我向你保证我会停下的,暂时。”


“得了,你居然跟我讨价还价。”


汉克摸过下巴,刮了刮脑子里零碎的台词,再拿个靠背垫按住自己打巨响的空胃口,他超饿的,怪破坏气氛的。


“这一点都不复杂,康纳,当一个人邀请另一个人走进自己完全没被打扫过的房间,这已经是友情和信任极大程度的表现了。”


“哦,原来是这样。”


算不上恍然大悟,好在康纳的表情确实柔和了几分,他又点了头,似乎还挺满意的。


“我也没想到,邀请你个安卓来共进晚餐会这么难啊。”汉克靠上沙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现在能叫外卖了吗?康纳?”


“当然,当然没问题。”


仿生人迅速站起来,视线对准空气中虚无的端口拨通电话,下了订单。


“是否需要我为你订购些降压药和心脏病药物呢,汉克,你楼上的储备药箱已经过期了。”


“奶奶的,你连我的抽屉都翻过了!”汉克嗷了一声,“给我来瓶威士忌,然后滚出我房间去!”


“好的。”康纳在调头继续与订餐电话交涉前,短促的笑了,“降压药,心脏病药,威士忌和披萨。”


“汉克,拉倒吧,你不是能够对抗安卓,你只是前半生都没有遇到一台性能超高的安卓罢了。”


局长逮着难得来自己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汉克,扣押了这位流传在底特律警局、最火八卦的主角,扯更亲临其境的八卦。


“我说的就是智商和情商的双重问题,汉克,你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久都没有会邀请过什么生物去你家‘共进晚餐’了吗,别说是仿生人,你连狗都没邀请过。”


“那不过是吃个晚饭罢了。”


“然后他就开始叫你汉克,不是安德森副队长。”


“不不不,他早就这么叫了。”


“哦……”


“这个意味深长的‘哦’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康纳可没有那种功能。”


“好可惜,但那是你们两个的问题了,别跟我说,我不会给你涨工资的。”


局长果断的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END


评论

热度(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