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芸蔚

【警探组】康纳2.0(砂糖、一发完)

甜啊啊啊啊啊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康纳和布莱恩小哥互穿的梗,糖分百分百,写给小甜心芊芊 @森林光年 










————










今天没有仿生人闹钟,所以汉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大雪大概是覆盖了整个底特律,所以白色的雪光也穿过厚实的窗帘,肆无忌惮的要掀开男人的眼皮。




“这该死的天气……”汉克痛苦的呻吟一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




他睁开眼,看见康纳坐在他的床头,制服敞开露出光滑的胸膛,脖子上只挂着一条领带,而那仿生人的手已经拉开了裤链正在往下面……




汉克闭上了眼睛。




如果这是噩梦的话,他想,不管是他妈谁都好,快来救救我吧。






这是布莱恩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数一数二的尴尬时刻,其排名仅次于他拍完底特律后走红被粉丝们翻出来的那些和朋友一起拍的黑历史视频。




他坐在餐桌前,双手不安的搓动着,眼睛忍不住跟着眼前男人的身影转来转去。




汉克看到康纳……哦好吧,现在是布莱恩了,总之他看到这张脸做出这种几乎是有点愚蠢的动作时,心情十分复杂,大概是“你这混球也有今天”和“该死的小混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各占一半。




“那么,咳,康纳……”




“布莱恩。”他坚持道,额角的灯焦虑的闪着黄色并有向红色过渡的迹象。




“布莱恩,”汉克及时改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莱恩头上的灯就没蓝过,他还不习惯视野内的程序面板,毕竟你要知道玩平面游戏和VR游戏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他耸肩:“我不知道,我本来是要去参加E3的,但一睁眼莫名其妙的就到了这里,成了康纳。”




汉克头痛欲裂,这就是他宿醉的报应:“所以,你现在不是康纳,而是一个人类?”




布莱恩乖乖点头。




“那么……”汉克挥了挥手,欲言又止,“你刚刚,呃,我是说……”




led灯疯狂的跳着红圈,布莱恩倒吸一口冷气连连后退:“别误会!拜托!我只是……只是好奇!我就是想看看仿生人有没有……”他及时停住,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汉克也被他搞得十分尴尬,于是两人默契的跳过这个话题。




就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中电话响起来了,有种“你不接电话我就没完了”的气势,汉克拽过电话有气无力:“我是汉克·安德森,暂时不在家,有事请在……”




“操你的安德森!!”杰弗瑞的大嗓门几乎要冲破话筒砸到他头上,“你他妈为什么还没有来上班!带上你的贵宾犬!我要看到你们半个小时后出现在案发现场!”




“哦拜托,杰弗瑞,今天是周末。”汉克冲布莱恩挥手,示意他保持安静。




“罪犯可不会挑你忙工作的时候才犯事儿!”杰弗瑞说完就挂了电话。




汉克放下电话转过身就看见布莱恩正在晃头,好像他头上停了一只苍蝇似的。汉克被这蠢到惊人的画面镇住了,他挑起眉:“你他妈在干什么?”




布莱恩歪着头一脸困惑:“我想把视野内的……”他伸手在眼睛前晃了两下,“这个控制面板给关掉。”




汉克看着他还在坚持晃着自己现在已经满是零件的大脑,艰难地说道:“就……暂时不用,这玩意儿还有用,先别关。”




布莱恩歪过头鼓嘴,看起来不太高兴,然后他还是点点头:“没问题,汉克?”




汉克摆手,算是认同了他的称呼。




“对了,”带着这个崭新的塑料崽子出门的时候汉克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你说你是作为一个人类替代了康纳,那么康纳现在……”




布莱恩眨了眨眼,用两秒来消化汉克话里的信息,然后他头上的led灯飞快的转起了红圈。






与此同时,美国洛杉矶E3会场门口,康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制服,难得露出了十分茫然的表情——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内置系统呢?




副队长,我需要帮助。






汉克很担心康纳,他家那个小安卓看起来也许秒天秒地,气死人不偿命,但实际上,几根拖把都能把他吓到黄圈。可无论如何担心,向案发现场赶去的路上,汉克那浓浓的担忧已经变成了不耐烦——布莱恩一直在问他问题,如果他不回答,那双巧克力一样的眼睛就会盯着他,变得湿漉漉,显得格外失落,仿佛汉克不告诉他就是犯了什么罪。




RK800康纳是个烦人的小东西,暂时代替他住在这个塑料仿生人身体里的布莱恩烦人程度是康纳的两倍。




“我们要去哪儿?”




“案发现场。”




“出人命了吗?有人死了?我有点害怕,我可以不去吗?”




“不是人,操,不完全算是人,仿生人案件。不管你现在是康纳还是……对,布莱恩,我没有忘记你的名字。我们现在是人类和仿生人能和平相处的模范……”汉克说到这儿突然停住,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吐了,“所以不管你是谁,哪怕只是出现在我旁边,当个乖乖的花瓶就好。”




布莱恩似懂非懂,他习惯性的歪过头,露出迷茫的表情。




“还有……”汉克觉得自己是真的要吐了,“别露出那个表情,他们会以为你脑子坏了送你去最近的模拟生命维修点。”




“got it!”布莱恩答应的十分轻快。




汉克却有种不好的感觉,因为康纳——那个跟他一样看起来也很乖巧的康纳每次都是这样答应他的,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人类的血/仿生人的血/水槽里散发着熏人气味的液体/以及一些其他东西往嘴里放。如果不是犯罪现场的证物过于恶心,汉克会以为自己带着小男孩来野餐了。




就这么一次,汉克脸色铁青,就这么最后一次,他再相信这双无辜的棕色眼睛一次。




汉克·安德森的信任持续了三分钟,直到他们抵达犯罪现场。在看到那栋白色的一半在地上,一半悬浮在半空中的建筑时,布莱恩发出了惊喜的尖叫,然后不顾汉克的反应,拉开车门跑了出去——像条撒欢的小狗。




我到底有什么毛病才会相信这小王八蛋会听我的话。汉克一边低声咒骂,一边用手遮住脸跟了上去。




在案发现场看到一个活泼的转来转去,对证物动手动脚却不会放进嘴巴里的康纳对办案人员来说还是很稀奇的。




佩金斯看到汉克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你猜怎么着,安德森副队长,你搭档的脑子终于坏了,你的工资付得起RK800的维修费吗?”




布莱恩正在角落里观察一个装饰用的动力装置,不知道是为什么,“为汉克解围”这个指令在他视线里越过“观察现场”成为了优先任务。




如果说他当时没有想到推特和汤不热上粉丝画的康纳×汉克同人图的话,那是在说谎。




布莱恩两步跑过去,站在汉克身后,下意识挺起胸膛,一点儿都没发现自己像个有人撑腰就仗势欺人的狗崽子:“我没有机体损坏。”




汉克听见周围的警员低低的笑声,毫不怀疑在今天之内,他们这对“模范搭档”的笑料就要从底特律警局传到FBI了。




虽然这么说让人感觉很绝望,但他真的有点想念康纳了。






被他想念的康纳正坐在一个灯光诡异,光怪陆离的室内吧台边,就在刚刚,他被几个人拉着抓到这儿来让他坐下,并且告诉他有人来拍照的话就配合一点。




他端着手里那杯气味无法形容的蓝色饮料,旁边有人拿着手机让他微笑,康纳扯了扯嘴角,换来那群人惊喜的欢呼——“真的好像康纳!”。他摸了摸自己的额角,那里一片光滑,如果他还有led显示灯的话现在一定闪着一片鲜红。




汉克,我认为我真的需要帮助。






汉克叹了口气,循循善诱:“闭嘴。布莱恩,就闭嘴好吗?别说,别听,别瞎跑。”




布莱恩沮丧的低头:“我让你丢脸了吗汉克?”




就是这个眼神!这明明是康纳的眼神!他为什么会学的这么快!




汉克把一个扫描仪捏在手里,他咬牙切齿:“康纳这一套对我没用。”




布莱恩笑眯眯:“真的没用吗?副队长?”




汉克暴躁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撇过头去不理他。




布莱恩生疏的在康纳的记忆体里翻来翻去——哦,这是马库斯起义成功的那天,这是快餐店前的那天,这是他搬进汉克家里的那天,布莱恩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有个危险的想法。




直到他翻到最近的一个加密文件,他闯了进去——那是一个吻,发生在汉克醉酒的时候,在他的唇上,由仿生人温和的落下。




布莱恩双手捂住嘴倒吸了一口冷气。




汉克不耐烦的看着他:“你又怎么了?小姑娘?”




“上帝啊。”布莱恩单纯而直率的说,“汉克,你知道康纳爱你吗?”




汉克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给自己和他一个人道毁灭。




“天呐汉克。”布莱恩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摇了摇头,仿佛在说“你怎么可以不知道”。




“闭嘴。”汉克从牙齿里挤出两个单词。




布莱恩拒绝了他,这个小混蛋瞪着那双巧克力一样的眼睛,谴责的看着他:“你不能这样,汉克,别对康纳这样。”




汉克觉得这个世界无理取闹极了。




他在现场检视证据,这个现代艺术博物馆昨晚被人闯进来偷走了一件珍宝展画,现场没有留下指纹,也没有强行破解的痕迹,他们都怀疑这是仿生人犯案所以叫来了在仿生人案件上颇有影响力的汉克·安德森和他的搭档康纳——以及不请自来的FBI。




“汉克,你得告诉康纳……”布莱恩在他背后喋喋不休,“你难道不喜欢康纳吗?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先生,你他妈能闭嘴吗?”汉克的耐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这个反应不太好,因为布莱恩看起来被吓了一跳,然后眼睛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操?认真的吗?他甚至不知道仿生人还能哭?




汉克只能无力道:“现在别说这个,拜托。”




“康纳喜欢你,”对方完全无视了他的示意,得寸进尺起来,“他爱你,汉克,他甚至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偷亲你。”




“……”汉克表情僵硬,决定今天晚上回家就给自己脑袋上来一枪。




布莱恩仿佛连接了什么不得了的网站,他突然醒悟了:“天啊,他爱你,但是你不爱他,还把他当儿子看待……”他看汉克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部行走的泰坦尼克号/蓝色生死恋/人鬼情未了。




汉克越来越恨这个世界了。






E3展会上,有不少人找到了康纳,康纳不明所以,他还处在状况外,没了系统的,撞到东西会痛的他还不是很能适应自己人类的身份。有不少粉丝给他带了礼物,其中以甜食的数量居多。




这就是副队长喜欢的食物吗?




康纳最终还是皱着眉把手上的糖果放进了嘴里——没有成分分析,没有数据报告,只有一股……他无法形容,但他知道那是甜味。




康纳怔怔愣在原地,这就是汉克想让他成为人类的原因吗?




他看着热闹的人群,突然想起他的副队长。




汉克,我需要你。






布莱恩在回家的路上终于安静了,他现在虽然是仿生人,但里面居住的到底是人类的灵魂,折腾了一下午终于累了,靠在车窗上睡得十分安稳。




汉克心情复杂,他抽空看了一眼布莱恩,那张熟悉的脸上是从来不会出现的恬静睡颜。康纳总是说他是机器人,不需要休息,不需要娱乐,可以连轴转工作。但他不明白,汉克并非是认为他需要什么,而是认为康纳应该值得拥有这些——比如阳光,安静的休息或者是一颗糖。




“小王八蛋。”汉克想到这儿愤愤的骂了一句。




这个小混蛋表面上拒绝他“变得更像人”的提议,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学会了偷亲这种行为!




汉克不知道自己要生气康纳的自作主张,还是该高兴这个小安卓终于变得更加接近人类了。




他叹了口气,被布莱恩闹腾了一天后担忧的心情重新苏醒,不知道康纳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回来。




到家的时候布莱恩也醒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看着窗外晚霞露出迷茫的表情。汉克在一边干巴巴地说:“仿生人睡觉的感觉怎么样?”




“很奇妙。”那双巧克力眼眸流露出醉人的惊艳。




“你想好要怎么回复康纳了吗?”布莱恩转过头,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这种事……”汉克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他也看着布莱恩,“我觉得直接告诉当事人比较好,你觉得呢?康纳。”




布莱恩……现在是康纳了,他恢复了自己平淡的表情,歪着头问:“我以为我装的很好。”




“你头上的灯,布莱恩的灯就从来没有蓝过。”汉克十分不屑他的这个小把戏。




康纳抿着嘴:“所以,现在你知道全部的事情了。”




“听着康纳,”汉克伸手把自己的灰发抓乱,语气也有点烦躁,“我说你值得更好的,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可不能包括在好的范畴里。”




康纳微笑起来:“你使我苏醒,汉克,对我而言,你是最好的。”




汉克看着他,这个小混蛋没意识到他用这双眼睛看着某个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拒绝他——汉克·安德森也不例外。




他没说话,但他明白。




汉克·安德森,在53岁这年,找到了觉得他值得,也值得他的人。


















FIN













评论

热度(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