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芸蔚

【RK900/Gavin】我的最后一个宿敌还没有被送进监狱【2】

我的天真的好吃

齐次:

盖文一点也不信RK900,aka他的最后一个宿敌,能够拯救他操蛋的人生。




前文:【1】




====




2.


与塑料置气是一件很儿戏的事,盖文想。


而他此刻举起拳却没有还击的原因,一定不是因为那混蛋刚刚凶恶的行为,以及盖文完全无法防守的速度。一定不是。


——仿生人加装强化金属骨骼实在太过分了,操。


好在身旁同僚还算有眼力,匆忙将盖文与RK900分开——或者说单方面拉开盖文,RK900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顾着盯着明信片发呆。


他忽然小声念出了毒枭的名字。


盖文霍然停下挣扎:“你居然通过舔这个就——”后半截听起来太像一句赞扬,被盖文恶狠狠地咽了回去。


RK900瞥了他一眼,“有署名。”


“操!”


盖文觉得自己显然已被宿敌的出现冲昏了头脑。


围观同事们见盖文情绪几近稳定,大概是不会损毁警局财产,这才三三两两散去。操。盖文在心中骂道。他们以为他想在公共场合发疯?都怪这个垃圾安卓。


“不过,我的确查到了一些事情,根据姓名、笔迹对比和明信片上残余的寄件人讯息。”


RK900仍旧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仿佛期待着人类的下一个反应。那道眼神像极了看着笼中小白鼠挣扎的恶心医学研究员——上个月逮捕对方时,盖文被进行中的实验惊出一身冷汗,也再没忘记那个眼神。


这个想象令盖文更心烦了,“少他妈绕圈子!”他吼道。


而RK900竟真的听话地闭上了嘴。


耐着性子等了五秒钟后,盖文重重一拍桌子,吼:“你他妈哑了?”


“是命令。”


“什么命令?我他妈又踩到你哪个开关了?”


“我无法判断什么话是‘绕圈子的’,我认为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拥有意义。”RK900眨眨眼,“那么,盖文,你觉得这句话绕圈子么?”


——决定与仿生人正常交谈完全是脑子进水的想法。


“结合今年红冰行业的总体规律,我猜测毒枭现身在底特律,为他下一次东南亚之旅筹钱。根据记录,此人在十年前的案件负责人是你,盖文,我相信你仍旧留存着案件记录。”


毫无感情的浅灰眼瞳直视着盖文。不像是服从的乖乖机器望向主人,倒像是锁定猎物的捕食者。


他看所有人都他妈是这个眼神!盖文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毕竟是你担任警探以来,独自‘完成’的第一个案子。”


盖文原本已被抛在脑后的、轻蔑又尖锐的自我厌弃,被RK900这句话尽数重新唤起。仿生人甚至刻意在“完成”前顿了顿,仿佛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又仿佛是在顾忌着盖文身为警探那可怜兮兮的自尊心,没有将“独自搞砸的第一个案子”说出口。


盖文捏了捏拳头,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再忍就真是在给这仿生人当孙子了。


他猛挥右臂。


凌厉的一拳本应打在仿生人的塑料脸蛋,却落到了对方不知何时挡于面前的手掌上。仿生人掌心微凉,捏着盖文的右拳,轻飘飘地挡开他这一击。


像是轻轻接住了那张迎面抽向他的明信片。


 


盖文心中一惊,忽地想到仿生人似乎奉行“以眼还眼”的准则。他慌忙想退,却仍旧被钳着右拳,无可闪避之际,重重一拳果然落在他的鼻梁上。


他甚至只来得及闭上眼。


鼻梁的酸痛令他眼前模糊,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咕噜咽了口血,满口腥气。尽管盖文仍旧紧闭双眼,泪水仍旧生理性地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滑下。


操,操。这他妈糟糕透了。


整个办公室肯定都在看他的笑话。


盖文徒劳地紧闭着眼,这几乎已是他仅剩的自我保护途径。RK900仍旧握着他的拳。仿生人略低的掌心温度因与人类肌肤接触,变得同样暖了。


“李德警探?”


盖文忽然听到塑料王八蛋叫他。


不,不是RK900。是另一个,与他声音一样的那位,大家的朋友塑料警探。


“天啊,李德警探怎么哭了?”康纳抬高了语调。


盖文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汉克·王八蛋·安德森应该不会关心这种屁事的吧。“哇!康纳,这个仿生人居然和你一模一样!”老警探这显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让盖文几乎想立即消失在原地。


“是的,这是我的胞弟。”


——康纳承认了?!操,仿生人家族是什么鬼,卡姆斯基是他们的老祖宗?


盖文眨了眨眼,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的满手猩红色,不忘腹诽。


“RK900,是不是你把李德警探惹哭了?!快向他道歉!” 


“不,我只希望维持机体正常功能……”


“我从来没见到李德警探伤心成这样!”


汉克向休息间的方向吼了一声,“他妈的,没人跟我们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吗?”躲在墙后面的警探们不情不愿地冒出头。


“RK900提到了盖文的一桩案子。”其中一人说。


汉克立即与康纳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分别同情地各看了盖文一眼。心领神会得令盖文觉得恶心,他干呕了一声。


“你看到了新明信片?”康纳质问RK900。


“嗯……”RK900仍旧低着头,倒真像是个被兄长训斥的学生。


盖文想冷笑一声,嗓子里呛着的血腥气限制了他这样做。RK900的视线却突然望了过来,目光仍旧冰冷,毫不退让,缺乏感情——缺乏包括歉疚在内的任何感情。


……也缺乏怜悯。


盖文压在满腔怒火下的自尊终于找到了它应当待着的位置。


“别跟李德警探提这个……”康纳像个真正人类一样叹了口气,把手褪去皮肤层,贴上RK900的肩膀。“顺带一提,你自由了。鉴于你刚打了李德警探,我猜CyberLife根本没在你面前造那面墙。”


康纳为盖文递上了纸巾,盖文没敢挥开仿生人的手,RK900仍旧虎视眈眈地站在一旁,直盯着他。


感觉脸疼。


 


“汉克,你们不是去接应卧底了么?怎么回来得这么快?”福勒队长姗姗来迟。


汉克没说话。康纳尽职地报告:“卧底提前完成了监视任务,嫌疑人离境前已被全数缉拿。”


“很好啊,听说卧底也是一位仿生人?是从跨部门的特别行动小组调过来的?”


“是的。”


盖文真想摔了马克杯。


仿生人,到处都是仿生人,很快这个警局恐怕就只剩下安德森那老混蛋一个人类了。甚至不需要再出现一个塑料玩偶,他就不得不捂着鼻子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就像他的警校生涯,就像他的全部人生。


“盖文,我很抱歉。”


RK900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递给他新纸巾。盖文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塞在鼻孔的两团纸已浸透了血。


装什么贴心?别指望我会谢你。


“作为补偿,我会协助你完成这起案件,祝我们合作愉快。”


塑料王八蛋又开始自顾自地扯淡了。


“盖文?”


见他始终缄默,RK900用上扬的语调叫他的名字。操,他什么时候同意让任何一款塑料混账只叫他的名字了?连康纳都规规矩矩地叫他“警探”。


盖文不想开口。


堵着鼻子,说话肯定瓮声瓮气地带着鼻音,而他今天在仿生人面前丢人的次数已经比他前半辈子的总计都要多了。他不想再加这一桩。


“那么,我希望我们能够即刻出发。”


你以为我不想即刻出发?还有一位外星老太太,正等着警察先生赶去进行敬老院专属的精彩表演呢。


“如果你担心的是目前未处理完的案件,我已替你联系了那位老女士进行讯息收集。采集结果以西班牙语记录,可以进行额外的翻译。”


操!他都忘记了,连促销899刀的普通家政仿生人都拥有多语言模块,RK900当然会同样拥有。


一想到再也不需要面对喋喋不休的老太太,盖文甚至有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理解了拥有仿生人搭档的意义。随即又被酸疼的鼻梁骨拉回了现实。


“那么,在你调整状况期间,我会站在你的办公桌旁待机。”


RK900说完,果然闭起眼。


明信片已经被他捡起,放回盖文的办公桌上。盖文盯着河景短暂地走了一小会儿神,将明信片反扣过来。背面的潇洒笔迹原本勾起了他不太好的回忆,却瞥到了右下角的血迹——是他不小心蹭上的鼻血。


盖文瞬间有了主意。


他猛地站起身,不慎撞到办公桌,纸笔落了一地。声响吸引办公室许多警探的注意,但RK900仍旧端正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果然是在待机。


盖文大喜,跃跃欲试地抬起了右臂,一拳击出——却停在了RK900的面前。


不,万一把他打醒了,自己又免不了要挨打,划不来。


几经权衡利害,盖文正打算讪讪收回手,面前的仿生人却忽然睁开了眼。在盖文内心大呼糟糕的时候,对方直直向他撞了过来。


用脸撞上了他未收回的拳。


这拳比RK900打他时绝对重得多,甚至硌得盖文手背生疼,仿生人缓缓流出两行鼻血,蓝色的。


不像盖文,RK900一看就没有储备过挨打的经验,他甚至不知道在这时候需要仰起头。蓝血从他草率捂住鼻子的指间溢出,滴在盖文办公桌的桌面,也溅到明信片上。


不论过程如何,总之大仇得报。盖文正准备咧嘴大笑,口中却重新尝到血腥味。


操!


操你!!!


他的伤口因为剧烈动作而裂开,鼻血重新欢畅地流淌起来。


 


盖文和RK900排排站着,一同举着卫生纸捂着鼻子,被福勒怒气冲冲赶出办公室。RK900一直没说话,倒也没想出新的招数来气他。


盖文一时不太习惯这样的沉默。


“操你。”他捂着鼻子骂。


声音果然瓮声瓮气带着鼻音,他的脸算是丢尽了。盖文觉得自己原本应当为之懊丧的。但不知怎么,看着RK900鼻子里塞着两团染着蓝血的纸巾,想笑的想法却战胜了懊丧。


于是他笑了出来。


RK900仍旧没说话,他弯了弯眼。带着笑意,他的目光中总算沾了些人气儿。


“祝我们合作愉快。”RK900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操你。”


盖文也重复了一遍。




TBC

评论

热度(331)